想买可爱的小裙子👗

GRE复习到想死的沙雕图

在多伦多迟到的春天里,㊗️妈妈母亲节快乐~

【也青】我哥

大白鼠饲养员:

※ 复健,也青党费

※ 诸葛白视角,可能有一点刀

-----

我哥叫诸葛青,我叫诸葛白。

传说阮籍能为青白眼,可我哥并不总以青眼示人,虽然我还是挺会翻白眼的。

我哥是个很矛盾的人,就连王也,他也是这么说的。我最后一次见到王也的时候,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。


就说说头发的事情吧。我十一二岁的时候,誓死力争,拒绝剪头。而我哥像我这么大的时候,也有一段这样的岁月,这样一种抗争取得了折中的结果——说他是短发,偏偏留了一小撮长发,比女孩子还要长,扎成一个小辫子,可说他是长头发,披下来又不是古书里长发公子的模样。

我开始...

希望所有事情都像长胖一样简单

多伦多的CN tower 速写~

© Amber | Powered by LOFTER